黃靜宇看起來像一件黑色毛衣,眼睛很清楚,她沒有內疚,因為她沒有失去理智。